「?你講咩呀?我哋朝早咪喺校門都見過囉。」陳憶蹲下來看看琳琳的情況,由於他們的身高相差差不多20厘米,他很辛苦才看到琳琳的臉孔,只要她的雙眼通紅,看起來十分傷心。

「嗚……嗚……」琳琳的情緒依然很激動,她無法回答陳憶的問題,陳憶將她扶進圖書館一個比較人少的位置,讓琳琳能夠慢慢冷靜下來。

過了不久,琳琳的呼吸開始回復正常,她抬頭看著陳憶,然後說:「喺咪真喺你呀?我無發夢呀嘛?」琳琳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發生的事,儘管她早就知道這只是「鏡中花,水中月」,但她也盡量說服自己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咩真喺我呀?我當然喺真㗎啦!」陳憶抓著琳琳的手,然後拍打自己的臉,證明自己是真實存在的。

「咁就太好啦……我有好……好多野要同……你講……噗!」琳琳突然間昏倒,嚇到陳憶連忙大呼:「琳琳!徐琳琳!老師,呢度有人暈咗呀!」陳憶馬上將琳琳抱起來,然後將她送到醫療室休息。經過駐校醫生的診斷,琳琳只是情緒太過激動,身體並無大礙,休息一會兒就可以離開。

一會兒後,琳琳慢慢睜開眼睛,發現陳憶又不見了蹤影,她連忙下床尋找。可是,她一不小心跘到放在旁邊的椅子。正當她快到倒在地上時,一個邊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然後一手將她抱了起來。

「你做咩落床呀?校醫話你要休息多陣。」陳憶俯視著在自己懷中的琳琳,他那含情脈脈的眼神,令到琳琳的臉不自覺變得通紅,但是琳琳看得出在這雙眼神背後卻帶著淡淡的哀傷。

「我……以為你唔見咗……」琳琳害羞地說,她連忙輕拍陳憶的手臂,指意他把她放回床上,她生怕會有其他人看到這個情況會胡思亂想。可是,陳憶好像並沒有理會琳琳的話,他慢慢把臉靠近琳琳,然後用他那把低沉和性感的聲線,說:「做乜咁驚我唔見咗呢?掛住我呀?」

「你……唔好玩啦,學校嚟㗎……」琳琳把頭轉過去避開陳憶的眼神,可是卻用手阻止她這樣做,再說:「認咗佢啦!你認咗佢,我就放你落黎!」

「……」琳琳已經被陳憶弄到不知如何是好,陳憶看來對自己的「傑作」感到很滿意,他慢慢將琳琳放回床上,說:「我都知你好掛住我㗎啦,但都唔好做到咁明顯嘛!」

琳琳聽完這句話後,把頭轉過去背向陳憶,然後小聲地說:「唔好再扔低我一個人……」陳憶並沒有聽到,他轉身就離去。在臨出醫療室時,只扔下了一句:「我午飯時間再嚟探你!」待陳憶遠離醫療室後,琳琳連忙到處尋找,她尋找……殺掉陳憶的凶器。

這間醫療室就是當年被殺的現場,琳琳當時來到的時候,陳憶早就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儘管琳琳馬上為他進行急救,但陳憶的失血量實在太多,最終回天乏術。可是,警察在之後搜查了數天,他們竟然無法找到任何兇器。就連解剖結果也無法得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去說明陳憶大量出血的原因。

「到底喺啲乜嘢可以造成咁大量出血?!」琳琳自言自語地說,她將醫療室的所有角落都找了一遍,但也無法得出答案。此時,她聽到門外傳來腳步聲,她連忙回到床上,裝成剛剛睡醒的樣子。

「你好啲未呀?琳琳。」原來是校醫,這名校醫一向都很受同學歡迎,除了是他的俊俏外貌,他無微不至的關心也令到學生家長很開心將自己的兒女交給他照顧。

「麻煩你啦,醫生。」琳琳點頭向校醫道謝。「唔使,最緊要你無事嘛。」校醫再看看琳琳的情況,診斷她已經沒有大礙,可以繼續上課。

「醫生呀……我有個問題。」琳琳腦海中突然想起一道問題,她決定向專業人士查詢。「咩問題?」醫生邊說邊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紀錄琳琳剛才的情況。

「一個人咩情況下會大量失血,但喺身體上又唔會搵到傷口?」琳琳的問題令到醫生的瞳孔放大,他說:「你知嚟做乜?你唔喺想……」

「哈哈!醫生,我只喺好奇問下,無諗過搵人做實驗。」琳琳真摯的眼神令到校醫相信她所說的話,他指通常都是內出血,但也有其他不同的因素。

「內出血……好,唔該你呀。」琳琳低頭沉思,校醫也繼續自己的工作。

鈴鈴……

午飯的鐘聲響起,學校充斥著奔跑聲和同學們討論的聲音。琳琳也準備回到課室拿錢包到學校附近的餐廳用膳,突然門前有人阻擋她的去路。

「你去邊呀?我咪話咗午飯時間嚟囉!」陳憶提著兩份午餐,他望望校醫,校醫點點頭,然後就離去。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