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琳一邊深思著這個問題,一邊踏上回社區中心的道路上。突然,有一把聲音在召喚著她,那把聲音不停地說:「小姐,你喺咪有咩煩惱呀?」

起初琳琳並不想理會她,但那把聲音好像有魔法似的,琳琳不知不覺間就被那把聲音吸引過去。「小姐,你終於肯過黎啦?」那把聲音的主人是身穿著連帽長袍,帽子遮掩了她大部分的臉孔,琳琳無法看得清她的面貌,她只能透過她已經飽受歲月摧殘的雙手來推斷她是一名年紀很大的婆婆。

「你叫我做咩?」琳琳和那個神秘老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方便她遇到危險時能夠馬上逃走。「你……喺咪好想救翻你個朋友呀?」神秘老人的聲音十分沙啞,其程度令到琳琳一度懷疑她到底是不是一個人類。「喺咪點,唔喺又點呢?」琳琳的語氣變得很強硬。「我有方法可以幫到你!」神秘老人突然站起來,嚇到琳琳後退了幾步。「喺咩方法,我要付出啲乜嘢?」琳琳問。神祕老人只是說了句,「你到時就會知。」然後就消失於琳琳的眼前,只剩下眼前的空無一人的桌子。子、十二支蠟燭和一張字條,上面寫著:「每一個月只能用一次……」

「乜嘢嚟架?」琳琳整個腦海都是問號,但由於她的上班時間快到,所以她沒有理會太多,只是連忙將字條和蠟燭放進書包,然後就加快腳步回到社區中心。

經過八小時的工作,琳琳早已身心俱疲,但是早上的事情仍然令她很困擾,她決定拿出那十二支蠟燭和字條,仔細地看看它們到底有什麼特別,結果發現那十二支的燭身上都有不同的日期,字條就沒有什麼特別。

「呢啲日期到底喺咩意思……」琳琳不停嘗試回想當中的事情,突然她記起她在中學的時候其中一年是有寫日記的習慣,正正就是陳憶意外身亡的那一年。她拿起刻畫著一月的蠟燭,上面寫著:「2014.1.15……」

距離現在超過十二年的事,琳琳早就忘記當中所發生的事,幸好她有寫日記,才不至於完全遺忘。她連忙翻到1月15日的那一頁,她發現原來當日她和陳憶吵了一場大架,內容大概是陳憶遺忘了他們之間的約定,令到琳琳十分憤怒之類。

「嗰日之後,我記得陳憶有一段時間都無理過我……」琳琳自言自語地說,她憑著日記的內容,她回想起很多有關當日的事,但是蠟燭上的日期又代表什麼呢?她想了得久也無法得出答案,於是她決定嘗試燃點那支蠟燭,看看到底會有什麼事發生。

琳琳手裡的打火機,「啪嗒」一聲,火苗亮起來了,然後燃點起蠟燭。大概過了一分鐘,琳琳突然湧起強烈的睡意,她沒有支持很久,就昏睡了。

強光突然出現,琳琳聽到一把聲音正在呼喚她,那把聲音不停說:「琳琳!琳琳!徐琳琳!你無咩事呀嘛??」

琳琳琳琳慢慢張開雙眼,她眼前出現了一副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的臉孔。「Miss Chan?」琳琳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東西,因為自中學畢業後,她就再沒有看過Miss Chan。「你無咩事呀嘛?頭先白雪叫咗你好多次,你都無反應!」Miss Chan的神情很慌張,看來她十分擔心琳琳的情況。琳琳看看她的周圍,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已經有十多年沒有來過的地方—香江城中學。

「Miss Chan,我無咩事呀,可能頭先我發緊夢,先聽唔到白雪叫我啫。」雖然琳琳現在的心情也得慌亂,但是她當下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到底她眼前的只是夢境,還是真實,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她暫時無法確認。「好啦,你有咩唔舒服就出聲,叫女班長陪你落醫療室休息。」Miss Chan說完後就繼續教授未完成的課程。

叮噹—叮噹—

課堂很快就完結,白雪連忙走到琳琳的身旁,擔心地說:「琳琳,你無事呀嘛?」琳琳看到十二年前的白雪,不禁大笑起來。十二年前的她,帶著幾分稚氣,樣子十分清純,個子則和現在差不多。「我……哈……我無事呀。」琳琳笑著說,白雪看到琳琳的反應,擺出一臉疑惑的樣子。「琳琳,你喺咪食錯藥呀?」白雪拍拍琳琳的頭,琳琳也沒有給予特別的反應,就和平時一樣。「我真喺無事呀,我哋去Tuck Shop買嘢食啦!」琳琳牽著白雪的手一起到小食部。

買完小食後,琳琳趁著有少許時間,她打算到圖書館懷緬一下以前讀書的時光。正當她打開圖書館的門時,一個很久沒有出現於琳琳眼前的人再次來到她的面前。

「徐琳琳?做咩你會過嚟嘅,你好少嚟㗎?」一把琳琳已經十二年沒有聽過的聲音再次傳進她的耳中,琳琳的眼淚不禁從眼眶衝出來。「喂喂喂!你做咩無啦啦喊呀?!」陳憶馬上取出紙巾替琳琳擦眼淚,琳琳並沒有回避,因為她已經壓抑了這份感情十二年,她萬萬也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再次看到陳憶。

「我終於都可以見翻你啦……阿憶……」琳琳泣不成聲。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