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琳,你聽我講……」一名口吐著鮮血的男生正在用他最後的力氣去說話。

「你唔好再講野啦……我唔會比你有事……」徐琳琳聲淚俱下地說,男生的鮮血已經玷污了她的雙手。

「記住如果你有機會返黎,千祈唔好救我!」男生似乎已經快支持不了,他的生命正在進行最後的倒數。

「咩有機會返黎呀,你講乜嘢呀?」徐琳琳不太明白那男生的意思。「記……記住我講嘅嘢……噗!」那名男生突然噴出大量鮮血,然後昏死在地上。

「唔好呀!!」

咻!

「喂!琳琳!徐琳琳!醒呀!」琳琳被一個尖銳的聲音將她由惡夢中強行召回到現實。「你喺……喺邊個?」琳琳好像還未清醒過來。

「喺我呀!龍白雪!」白雪拍拍琳琳的臉頰,幫助她的精神盡快清醒過來。「白雪……原來喺發夢,頭先差啲嚇死我……」琳琳起床邊說邊到洗手間洗臉,好讓自己能夠冷靜下來。

隔了一會,琳琳的情緒開始平靜下來。「頭先發生咩事呢?我同你住咗咁耐都無試過咁㗎。」白雪擔心地問,白雪自中學畢業就和琳琳一同居住,她是琳琳最知心的好友,現在她在一間銀行工作。「我……頭先夢到阿憶……」琳琳說畢不禁流下眼淚。琳琳所提及的阿憶,是她們倆中學時的同學,也是琳琳的男性好友,他在中學的時候不幸身亡,到現在警方也無法得知他死亡的原因,就連是他殺還是自殺也無從定斷。

「琳琳,都已經過咗咁耐,你仲喺忘記唔到佢咩?」白雪邊化妝邊問,琳琳沒有回答,她慢慢執拾自己上班的所需品。琳琳是一名社工,她在一間社區中心協助青少年升學和就業的問題。「有時有啲嘢……唔喺話忘記就忘記到㗎……」琳琳嘆著氣說。白雪其實一直都不太理解為什麼琳琳會這麼介懷,儘管她和阿憶是好朋友,但也已經事隔多年,琳琳常常給她一種感覺是她害死了陳憶,她必須要付負全責。

「我明,佢喺夢入面有冇講啲咩呀?」白雪準備出門上班,琳琳說待她下班後再說,白雪點點頭,然後就離開了。

「阿憶,到底你所講嘅『唔好翻黎』喺咩意思?」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