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慢慢地打開,一道強光進入卓仁的眼睛,令他看不到眼前的景象。不久後,強光漸漸散去,眼前的景象慢慢變得清晰,在卓仁眼前出現的是數之不盡的金錢,是他這一輩子也賺不到的金錢。卓仁上前觸摸一下金錢,眼前彈出一句句子:「是否確定奪取以上的金錢?」卓仁將手掌放在螢幕上,所有金錢隨即消失。

「呼…終於辦好。」卓仁抹抹額上的汗,是他這一輩子也賺不到的金錢。卓仁上前觸摸一下金錢,眼前彈出一句句子:「是否確定奪取以上的金錢?」卓仁將手掌放在螢幕上,所有金錢隨即消失。當他轉身想走時,卻感到身後轉來一股殺氣。

「你是誰?」卓仁拿出手槍,準備隨時作戰。

「我相信以你現在的狀態,應該連我普通攻擊都躲不過,對吧。」一個穿著薄紗的女人從側門出現,,內裡也只是穿著背心和短褲,完美的身材,再加上露出小蠻腰和長腿,相信所有男人都會被她吸引著。可是,一副美得傾城的樣子背後,卻是一顆令人恐懼的內心。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就是風月樓的名魁,對吧?」卓仁不禁直視她的眼睛,生怕被她的美色所吸引。

「哈哈哈!怎麼不望著我,你很怕我嗎?」名魁慢慢走近卓仁,他不停地後退,並且開始計劃逃走路線。

「你再後退多一步,我就殺了你!」名魁突然語氣變了,卓仁怕得馬上原地不動。名魁伸手撫摸卓仁的臉,溫柔地說:「這樣才對呀,怎麼了?看到我是不是很想和我做其他事情呢?」卓仁沒有回答,他下意識推開名魁,但她卻繞著卓行的脖子,再說:「不要推開啦,人家現在心情大好,你們竟然有能力擊敗我所控制的部隊。」

「你說什麼?部隊?控制?」卓仁想掙脫名魁的束縛,但名魁卻靠得越來越近,她的嘴唇快要碰到卓仁了。

「殊!你問得太多了,再問我就會用我的嘴去封了你的嘴囉。」名魁奸笑著。

「那你現在想怎樣?我不是你的對手,你想殺了我?」卓仁不禁流了一滴冷汗,因為他的生命現在完全掌握在她面前這個美若天仙的女人身上。

「當然不會!我不會殺你,這次行動只是測試,我會遲點會再見。」名魁用手蓋著卓仁的眼睛,數秒後就消失了。

「呼……幸好,要是她真的出手,我就玩完了。」卓仁回到閣夜的身旁,他已經用盡他所有體力,倒在地上動也不動。卓仁在道具欄中拿出移動房屋,然後將所有人拖進屋內,然後離開。

卓仁的體力也不是剩餘很多,再加上街上有很多巡邏人員,他也要花了一段時間才能到達雪莉他們的藏身之處。

「永夜,你怎麼了?!」雪莉上前扶著快要倒下的卓仁,卓仁扔出裝著移動房屋的圓球,然後所有人就一起到屋內暫避。其他人看到倒下的閣夜,和三名不知名的玩家,都嚇到呆了。卓仁向他們招手,然後說:「他們都受了重傷,你們先幫他們治療吧,尤其是閣夜,他的情況不太好,他用盡他所有力量了。」

卓仁站在一旁休息,他不停在想著剛剛名魁所說的每一句說話,到底她所說的測試是什麼?她是屬於哪一個組織的人?為什麼在情報上並沒有提過她?為什麼……一連串的問題出現在卓仁的腦海中……

2天:23:22:21​​​​​​​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