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仁和閣夜馬上向著龍津路的大街進發,根據資料顯示,那一億諸神幣被藏在龍津路最有名的色情場所—風月樓中的第一名妓的房間中,聽說她一晚的收費高達過百萬,而且只是陪酒,並不會有任何身體接觸,更加不用說會有性交易。

風月樓和其他的色情場所很不同,它的面積足足是其他場所的兩倍,而且保安的嚴密程度簡單可以和保護國家元首的場面媲美。再加上,要進入風月樓需要通過很多檢查,確保你身體並沒有藏有任何會傷害到他們名妓的武器,畢竟她們每一個人都價值不菲,所以要成功單人匹馬闖入風月樓的機會率可說是微乎其微。

卓仁和閣夜來到風月樓的門前,眼前已經有最少二十名護衛在守著。

「永夜,現在怎麼辦?以我們的實力無可能闖進去。即使我們能夠突破第一道防線,我們進去必定會化成光點。」卓仁對於閣夜的說法十分認同,但是卓仁本身沒有任何攻擊的技能,催眠詠唱用於兩個人已是極限,由上次在西城路的戰鬥就得知。

「閣夜,你有沒有攻擊的技能?」

「我有!我懂得閃電詠唱和瞬移。」

「閃電…瞬移,閣夜你最多可以使用多少次?閃電距離可以有多遠?」卓仁似乎想到一個不錯的對策,或許可以有機會闖入風月樓。

「我想如果我將威力調到最低,應該可以用五次,瞬移就可以用六次。」閣夜邊說邊指著他的技能可以發放最遠的位置。

卓仁想了一會,跟閣夜討論一下,說:「都清楚了嗎?散!」

卓仁留在原地,而閣夜則瞬移到離風月樓幾百米外的空地。

五…

四…

二…

一…

「系統生成!電極光,降臨地吾所指之地!」閣夜手先指向天,隨後指在風月樓的後園。

轟!

後園隨即被雷電擊中,並且發生大火。門前的所有守衛都馬上趕到後園,樓內的客人和妓女都紛紛逃離,附近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所嚇到,紛紛回到室內地方暫避。

風月樓一共有三層,第一名妓的房間就在最高層的房間。閣夜馬上瞬移到其他地方攻擊,令到樓內的守衛分散到其他位置。

卓仁馬上趁混亂潛入風月樓,樓內一片混亂,守衛儘管看到卓仁也無暇理會他,因為他們知道假若他們找不到元兇,他們全部人都會完蛋。卓仁輕鬆地來到最高層,他躲在一旁視察周邊環境,守衛看到樓下如此混亂,竟然絲毫不動,看來他們收到了指令。

「為什麼只會有三個人……看著他們比樓下守衛的能力強幾倍。」卓仁自言自語地說著。

三名守衛分別守在房外左中右三個位置,而且房間旁邊沒有任何位置可以讓卓仁他們潛進去,看來硬碰是無可避免的。

「我們上吧,無須再躲避!」卓仁他們慢慢走到守衛的面前。

守衛們好像早就知道他們要來似的,冷靜地說:「你們終於來了,在下面玩得挺開心的。不過,是時候結束了!」

此話剛說完,站在最左邊戴眼鏡的瘦削男突然衝到卓仁的面前,一拳轟落他的下腹,卓仁被擊飛到對面的牆上,動彈不停。

閣夜馬上還擊,他從腰間取出匕首,利用自身的速度去壓制眼鏡男的力量。可是,眼鏡男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用拳風去限制閣夜的移動範圍,閣夜慢慢失去優勢,他馬上取出手槍,連發兩槍,其中一槍命中眼鏡男的小腿。正當閣夜想上前作出致命一擊時,有個黑影從他的右邊出現,閣夜還未反應得切,手槍就被對方擊飛。

「你是不是忘記還有我們的存在。」原來是站在右邊的守衛,他也是戴著眼鏡,但體型比眼鏡男魁梧得多。

「哼,以人數取勝算什麼英雄!」閣夜大吼。

「但是我捉你們回去就是英雄。」魁梧男取出鐵鎚,一躍到半空,準備向閣夜進行重擊。

「系統生成!雷擊!」閃電集中在魁梧男的鐵鎚周圍,然後向著閣夜的方向衝去。

「系統生成!電極光,降臨地吾所指之地!」閣夜也不甘示弱,馬上出招回擊。兩道閃電互相抗衡,起初雙方還是打成平手,但閣夜的閃電慢慢失去優勢,因為閣夜在之前已經用了好幾次,儘管出盡全力,威力也難以和魁梧男去比較,隨著時間的逝去,魁梧男的閃電快要擊中閣夜。

轟!

閃電擊中閣夜所站的的位置,其位置頓時被燒成灰燼。

「閣夜!」卓仁用盡全力爬起來,拿出自動步槍不停掃射,可是守衛們卻輕鬆地全數避開。

「哼!不自量……?!」正當魁梧男想進行下一步攻擊時,他發現他的腹部正在淌血,隨即倒下。

「呼…呼…我也是三大組織的人!我們組織的實力不比你們差!」原來閣夜在命中前的一瞬間用瞬移避開了致命一擊,但這個舉動也令他耗盡所有力量,不可能再繼續戰鬥。

「哼!兩件沒用的垃圾。若夢,快將孤夜拉到一旁。」站在中間的守衛命令道,看來他就是他們兩個的老大,他的身型不比魁梧男差,而且身高和閣夜差不多,他所散發的氣場更加比他們倆來得強。

卓仁慢慢來到他的面前,從背後拿出永恆之劍,然後說道:「我不會原諒你的!」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