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卓仁已經回復生命值,但由於他的傷勢比想像中的嚴重,所以他到了附近的診所讓醫生幫助他療傷,然後就出發到他第一個要去的地方是奧丁的勢力範圍—西城路。

奧丁,三大組織之一。根據資料上的說,奧丁這個組織主要的收入來源來自於毒品交易,在以前九龍城寨中,西城路有很多僭建寮屋。在這個世界中,它也還原了這個部分。不過,這些寮屋就用作製作、包裝和出售毒品之用。

「這裡的交易物品是人質,又沒有寫多少個人,真的是!他們在一間叫『鬼蜮』的寮屋……」卓仁自言自語地說著,可是他抬頭一望,幾乎全部寮屋的樣子都是一樣的。卓仁此時快要連髒話都說出來,因為他發現就連系統也沒有將它們的名字寫出來,看來只有是奧丁組織內的人才允許被查閱這此寮屋的資料。

卓仁知道現在時候不早了,入夜後的九龍城寨更加危險,更不適合他這個低「級」的人在這裡遊走,所以他決定先回家休息。

卓仁回到家後,馬上聯絡永盛的頭目—永樂。可是,永樂卻聯絡不上。卓仁覺得這一切都很有可疑,可能由永樂給他這個任務開始,他就已經墜入敵人所設下的圈套了。

卓仁在空中點了幾下,撥通了電話。

「喂?」

「是的,有什麼可以幫到你呢?」

「幫我查些事情。」

卓仁再在空中劃了幾下,將資料傳送出去。

「收到了,我會盡快給你答覆的。」

卓仁托著腮深思著,到底他今天所經歷的事是什麼來。由加入諸神的黃昏,到現在自己所屬的組織出事,這一切的背後到底在隱藏著什麼陰謀呢?卓仁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4天:20:53:23


到了明天,卓仁完全回復了體力,再次出發到西城路。雖然其他人都知道他並不是奧丁的人,但是西城路這裡三不五時都會有毒品拆家又或者是道友過來買和賣毒品,所以他們看到有外人進來也不會太過在意。

可是,由於卓仁的時間有限,他無可能每間都作出搜查。他唯有向在路邊吸毒的道友落手,看看他們會不會知道「鬼蜮」的存在。卓仁來到了西城路其中一條後巷,剛好給他遇上了一個道友在「上電」。 

「喂!」

「……」道友好像並沒有理會卓仁,只是默默在做自己的事。

「喂!我在叫你呀!」

「呀!」那個道友突然發起瘋來,他拿起藏在腰間的匕首,向著卓仁方向衝去。

「你在幹什麼?!」卓仁輕鬆避開道友的攻勢,並且一下子制服了那個道友。

「放開我,我不會再逃走了!」

「你在說些什麼?我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卓仁放開了那個道友。

「求你不要捉我回去,我不想再回到那個地方!」

「你所說的地方是哪裡?」

「你……難道你不是『鬼蜮』的人嗎? 」

「假若我是的話,我早就把你打暈了。」

「那你是誰?你想對我做些什麼?」道友見到卓仁對他並沒有惡意,將匕首收回,而卓仁也張開雙手表示自己並沒有持有武器。

「我想問你有關『鬼蜮』的事情。 」

「你想知道些什麼?」

「所有!」

道友將一份文件傳送給卓仁,然後說:「多謝你,希望我還有機會見到你,再見!」他轉頭眼就消失在卓仁的眼前,看來這個道友「上電」後,實力提高了不少。

卓仁打開道友給他的文件,上面有著「鬼蜮」的確實位置、人質的所在位置和他們想實行的計劃。當中的計劃令到卓仁也大為驚訝,因為他們想用那四個人質做一個人體實驗,但實驗的內容已經被破壞,只剩下一堆亂碼,卓仁無法得知其實驗是做些什麼。

「看來事情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要快點才行。」卓仁心想著,並且出發到「鬼蜮」去拯救那四名人質。「鬼蜮」的位置位於西城路的最西邊,那兒幾乎沒有任何奧丁組織的人會去的,因為那兒遠離主要會交易的地方,只有守衛會在那兒看守。

「系統生成,催眠之光,被此光照射的人都給昏睡。」卓仁的雙手慢慢各聚成一個光球,他向前一扔,眼前的兩個守衛馬上就昏睡過去。這個催眠詠唱是卓仁懂得的唯一一個詠唱,想不到這時竟然大派用場。

「鬼蜮」一共有兩層,低層有著第二隊守衛,而高層則是人質的所在地。用上兩隊守衛去守著這個地方,相信這幾名人質對於奧丁來說一定很重要。卓仁取去了守衛的自動步槍,靜悄悄地潛入「鬼蜮」,他盡可能希望不要驚動任何人就能拯救所有人質。因為卓仁的等級不高,所以使用詠唱後技能值已經所剩不多,不可能再使出任何技能了。

從入口望進寮屋,守衛大約有十個,全部都有重型武器,也有攻擊力強大的近戰武器。不過,由於寮屋的面積不大,相信重型武器不太會用得著。卓仁嘗試從旁邊爬進去,可是寮屋由鐵板組成,根本不可能作踏板跳進去。

「看來,從正門殺進去是唯一的方法。」卓仁放棄潛進去的主意,而時間上也不容許他再作詳細的計劃。

卓仁一腳踢開大門,所有守衛同時望向他,說:「你是誰?你並不是組織的人!快離開這裡!」

「哼!」卓仁壓下身子,用最快的速度來到其中一個守衛的身邊,搶下他的武器,然後亂槍掃射,嘗試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可是,卓仁的計劃只是成功了一半,有五個守衛逃到高層。由於高層有人質所在的關係,卓仁不可能再掃射,否則這間寮屋恐怕也支持不住。他放下重型武器,取出自己的手槍,小心翼翼地走到寮屋的上層。

砰!

卓仁故意射爆光管,令到上層的守衛不知道他的位置,但同時卓仁也無法得知他們的位置。幸好,他在組織時跟永樂學過用心眼去尋找敵人的位置,他慢慢閉上雙眼,用其餘的感官去推測敵人的位置。

「二點鐘方向有呼吸聲!」

砰!

撲通!

一個。

卓仁踏前一步,再開多槍。

砰!

二個。

計劃比卓仁想像中還要順利,因為守衛怕傷及人質,所以並不夠胡亂開槍。相反,卓仁憑著心眼得知所有人的位置,令到他在黑暗中也能正確地擊倒目標。

五分鐘過後,所有守衛都被卓仁擊倒。卓仁確認沒有任何敵人後,便打開電筒,慢慢走到人質的所在位置。

「你們還好嗎?我是來救你們的。」卓仁發現他們被困於電子監獄中,這個電子監獄是近期在推出市面的,他們收縮成一個球,方便玩家可以隨時用來困著敵人。

「你是誰。誰派你來的?」獄中其中一名身型較高大的男性玩家首先發聲。

「我是永盛組織的人,我叫永夜,我受到委託要救你們離開這裡。」卓仁表露自己的身份,並且嘗試打開電子監獄。

「不要!你不要碰它。這個電子監獄帶有強力電流,一不小心,你連命都會沒的。」獄中另一個穿著背心的女孩也出聲,不過她的樣子顯然比那個高大的男子擔心得多。

卓仁馬上將快要碰到獄門的手縮回,說:「那我要怎樣做才可以救你們出去呀。」

「你去找找那些守衛身上有沒有鑰匙,你們等我一下!」卓仁立刻跑到守衛們的身邊,看看他們有沒有將鑰匙藏在身上。可是卓仁搜遍所有守衛都找不到開啟獄門的鑰匙。此時,卓仁突然想到一些事情,他馬上跑回獄門前,說:「你們全都退後,待會發生任何事都不要過來,知道嗎?」

「你想幹什麼?」高大男臉上露出懷疑的表情,卓仁表示只要聽他的話就可以了,獄中四人慢慢後退到監獄的盡頭。

卓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伸出雙手抓緊獄門,一股強勁的電流馬上通過他全身,他全身每一個細胞都麻痹了。可是,獄門卻慢慢被拉開,卓仁馬上加大力道,但電流卻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快點放手!你會沒命的!」另外一位穿著粉藍色一字膊的女孩也發聲,卓仁也無暇回答她,他只一心想救出人質,眼前的生命值不停在下降,由綠色變成黃色再變成紅色……卓仁感覺到死神正在向他招手。

此時,門終於在卓仁的堅持下打開了!卓仁瞬間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喂!你醒醒呀!」

「……」

4天:02:24:43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