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草原的美無處不在,隨時會為你帶來驚喜。下午,我和媽媽一起去採花,想編個花環。出了門,我們才發現蒙古包是被各種各樣的花朵包圍的。有赤紅色的,像火焰;有淺粉色的,像霞光;有乳白色的,像奶酪。還有深紫色的、金黃色的、淡藍色的……真是“亂花漸欲迷人眼”。 

47、我站起身來,緩緩地抬起頭,一隻只像白鷺一樣的鳥從我頭上飛過,嘴裡還啼囀著,彷彿在歌頌草原的美麗。我的目光隨著鳥兒移動,看見了遠處的風車。原來內蒙古是靠風車來發電的。一絲絲涼爽的風吹過,遠處的風車一點點動了起來,剛才那些白色的鳥消失在風車上空的雲層裡。 

48、落日餘輝溫情地揮灑在墨綠的呼倫貝爾草原上,晚霞映射出多彩的光線,絲絲縷縷、柔柔的、薄薄的、織就成七彩的光環。倘若以輕柔的光絲當琴弦、綠綠的草原作琴木,萬物生靈的動聽之聲便是天地撫琴合奏之神曲。這一切的宏觀勝景、微觀空靈更加增添了大草原的神秘色彩和柔和色調。 

49、當你盡情策馬在這千里草原上馳騁的時候,處處都可以看見千百成群肥壯的羊群,馬群和牛群。它們吃了含有乳汁的酥油草,毛色格外發亮,好像每一根毛尖都冒著油星。特別是那些被碧綠的草原襯托得十分清楚的黃牛、花牛、白羊,紅羊,在太陽下就像繡在綠色緞面上的彩色圖案一樣美。 

50、夜晚,繁星佈滿天空。篝火旁,各地的遊客歡聚一堂,盡情享受這草原的夜色美,“敖包相會”“草原我的情人”優美的歌聲在夜空飄蕩。我也和大家跳進舞池,共度這美好那難忘的時刻……次日我們又到賽馬場觀看騎馬和摔跤比賽;到牧區聽牧民彈奏馬頭琴;欣賞牧民歌曲;品味香奶茶。 

51、琥珀色的陽光溫暖而晴柔,一碧萬頃的草色鋪開綠綢般的絨毯,在他的身後連綿逶迤,與遙遠的地平線挽手相連。幾個蒙古服飾的年輕男女縱馬揮鞭,夭矯如飛,對著鏡頭綻開他們略帶羞澀純淨的笑臉。而珍珠般潔白的羊群,滾滾流動著,彷彿一朵朵疏淡飄逸的雲,在層瀾疊湧的綠浪裡泛起微漪…… 

52、近處,坐落著兩三個圓圓的蒙古包,蒙古包主要由四種顏色組成:白色、藍色、黃色和紅色。白色代表乳汁,藍色代表天空,黃色代表大地,紅色代表太陽。不遠處,有幾匹駿馬在草原歡快地奔騰,長長的尾巴和鬃毛在奔跑中高高地揚起來,過了一會兒,它們停下來,優雅地吃起草來,這時馬兒顯得溫順極了。 

53、那一刻,我終於見到草原了。雖然拜讀過白居易的”離離原上草”,欣賞過老舍的《草原》,卻依然為她的神采傾倒。那一層層的綠色,波浪般湧動,掀開了無邊無界的畫頁,使人的眼睛豁然開朗,心也豁然開朗。讓鳶飛唳天者息心,經綸事物者忘返。你想,在這樣的情景中縱馬飛馳,該是怎樣的愜意瀟灑呢? 

54、剛剛步入草原,我就深深愛上了這美麗的大草原,這裡空氣清新,沒有城市的喧囂和汽笛聲。放眼望去,綠色的草原,膘肥體壯的牛羊,小馬在地上吃草,牧人揮舞著鞭子,唱著悠揚的蒙古長調,聽著聽著,使我進入了美妙的遐想中… …等我回過神來,眼前便是一個個蒙古包,它像星星一樣點綴在廣闊的草原上。 

55、春天冰雪融化,萬物復甦。這時我們來到草原上,在暖暖的陽光下,草地披上綠色的新裝,地上長滿了嫩綠的小草,五顏六色的野花在和煦的春風吹拂下競相開放。遠遠望去,白蘑菇般的蒙古包點綴在綠茵如毯的草原上,格外醒目。成群的牛羊想朵朵棉花鑲嵌在草地上,遠處牧羊姑娘那動聽的歌聲在草原上迴盪…… 

56、遼闊無邊的大草原像是一塊天工織就的綠色巨毯,走在草地上,那種柔軟而富於彈性的感覺非常美妙。而綠草與藍天相接處,牛羊相互追逐,牧人舉鞭歌唱,處處都是“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緻,在呼倫貝爾草原旅遊,可以騎馬乘駝暢遊草海,可以坐“勒勒車”環湖漫遊,可以臨湖垂釣,可以入林狩獵,盡享草原風光。 

57、暮色將之,天上的被子的花邊沾上了點點深紅,夕陽就要回家了,羊群都回到了羊圈,牧犬警惕地守護著羊群,偶爾會嗷嗷地,叫上幾聲,趕走了幾隻蒼蠅,牧民都聚到了一起,都在為晚上的篝火晚會準備著,架著烤肉架,搭著篝火柴,擺弄著豐盛的食物,忙碌著,幸福著,沒事偷著樂。老人小孩,青年美婦,皆有所樂! 

58、天空進入了黎明前的黑暗,只有南方的天空才能看到一些亮光。鳥兒開始了歡快的鳴叫,順著聲音尋覓,卻找不到躲在哪一草從之中,雞子咯咯的叫著走出窩棚,去尋覓早起的蟲子去了。東邊的天空變得更加墨藍,那一抹紅色也變得沒有剛剛的明亮與紅艷,更像是滴在畫布上的一片紅漬,然後有用手抹擦一下,柔淡得遮不住天空。 

59、過了一會,天變亮了,南邊的雲層顯出白色、灰色、紅色的層次。天空也由湛藍過渡到淡藍,然後和紅色雲彩融合,淡淡的幾縷烏云如紗一樣籠罩著天空。一下子,東邊的紅色像是擠破了雲層,由空中放射出一道道紅光,照向大地,那紅色並不刺眼,也沒有先前的紅了。西邊的天空也變得明亮,雲層變成了白色,月亮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不見了。 

60、草原或動或靜,都以它的溫存與博大印證著生命的生生不息。或許,每個人該有一片自然,屬於自己的生命之源。生活,可以忙碌到夜以繼日讓人無法喘息;心靈,可能麻木的聽不見自己的聲音;人,也可以把自己關在四面冷冰的泥牆裡,但卻無論如何都阻隔不了生命之源對本能的呼喚。——來到草原的我意在追尋一道於深灰色中閃耀的光明。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