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將軍,恕我問一個可能有點笨的問題,在人間不是有負責降魔服妖的人嗎?而且現時大學也有神學院專門培訓神職人員。聽說電影安娜貝爾:造孽中的魔鬼也是被驅魔人收服的。怎麼會由你們親自出馬呢?」品淘一面狐疑地問。

「沒錯。人間的確有負責降魔服妖的人,,例如道士、神父,巫師等。不過姑且勿論人數有多少,他們的修行是否足以對抗邪靈已是問題。道德在人類世界正逐步瓦解,而社會上各種的歪風又大行其道,妖魔鬼怪不多才怪呢?」謝將軍沉重地說。

「對,別說用十年修行,不少現代人連看一本書的耐性都沒有。加上現代人有太多誘惑,許多神職人員就算沒被惡魔策反,也被自己的心魔戰勝。」范將軍失落地說。

「嗯,我知道現時有不少孌童的神父、亂倫的牧師、吃肉的和尚,他們簡直是毒瘤。」品淘打斷了范將軍的話。

「這堆財迷心竅的『修行者』還談甚麼降魔服妖,他們自己便是魔。幹!」謝將軍十分激動,更用手上魚枷的大力敲了桌子一下,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非淡薄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古人都明白的道理,怎麼現代人反而不明白。」謝將軍嘆氣說。

「謝將軍,相信觀眾對日昇的下場蠻有興趣啊!」品淘友善地提醒謝將軍交代事情的結局。

「噢,差點忘記了。」謝將軍用力拍了自己的頭一下。

「當珮儀 發現了愛人的性情大變後,便去找了不少人幫忙,由社工到降頭師等等各種各類的人都有。最後,有一次他們倆到廟街約會時,在一個占卜攤販上有一個面相師偷偷告訴珮儀,日昇身邊有很多邪靈跟著,相信是他身上無窮的貪念和負能量吸引了大批邪靈來,面相師更著她要盡快找法力高強的人幫忙。」謝將軍一邊搖扇一邊說。

「可惜,由於那隻惡靈太強大,不論是法師還是牧師也對付不了。雖然我們最終降服了那隻惡靈(此時,祂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瓶子搖了搖,裡面裝了一條眼鏡蛇),但在惡魔離開的同時日昇也忘記了被惡靈控制期間所作的一切,這也是為何他以為自己與同事的關係仍很好。」范將軍苦笑道。

「其實對付邪惡勢力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強化自己的心靈,不為惡魔所入侵,因此很多宗教都強調靈修的重要,亦強調簡單化,用以根除心魔。」謝將軍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又看了看品淘。

「嗯,我相信家庭觀眾都明白的,節目時間差不多了。再一次感謝兩位將軍上來接受我們的訪問。下星期同樣時間再會。 」品淘發自內心地微笑。

「做得好,大家下班吧!」導演滿意地說。

當品淘打算與范將軍握手道別時,范將軍忽然指著時鐘,謝將軍卻立時揮手道:「天機不可洩漏!」

范將軍嘴唇動了一下,卻欲言又止。在場的工作人員也怔了一怔,不明所以。品淘似懂非懂,然而,曾先生的出現卻打斷了她的思考。

「品淘,先上車吧!」曾先生一直拖著品淘小手從錄影廠走到停車場。

「幹,死色狼。」品淘心咐。然而,她的臉上笑容依舊。

「請!」曾先生紳士地幫她拉開車門。

「曾先生,我們宵夜吃甚麼?」品淘露出兩隻可愛的小犬齒。

「吃你!」曾先生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

「甚麼?」品淘臉色一變,感到十分詫異。

「對不起,我太愛你了。我每天都在等你上班,期望可以得到你。」曾先生撲向品淘,並扯爛她的衣服。

「你冷靜一點,控制一下自己。」品淘用力把他推開。

「不行,我忍不到了。」曾先生強吻品淘的胸部,更對她上下其手。

「討厭,你別太過份。」品淘給了他一記耳光。

「我不管了,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曾先生拉下了品淘的短裙。

「給我滾開!」說畢品淘給了曾先生後腦一記重拳,他頓時倒下,而品淘則立即奪門而出。

正當她慶幸自己平時有練防身術時…….

軋吱,尖銳的煞車聲刮破了電視城的寧靜,砰轟!!!!

一輛貨櫃車將突然衝出車的品淘輾成肉醬。

品淘臉色蒼白,一面茫然若失地望著自己的屍體。

「朋友……我們又見面了。」范將軍皺著眉,一面無奈地說。

她緩緩地回頭,眼泛淚光地看著兩位將軍。

「對不起……這……是天命。」 謝將軍嘆了口氣,無奈地攤了攤手。

《全文完》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