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don偕同小倩回到村落。老人為讓他沉澱一下,特別在那一棟古屋安排了一間房給他。結果,他一沉澱就是三天了。小倩每天都準時從窗口把飯菜送給他,可是他每次都只吃一點點。她曾想過要進去安慰他,可是卻被老人阻止。

他躺在床上,不斷思考小倩的話。當眾人擔心他在考慮能不能接受小倩時,其實他在思考的是如何向父母交待他想要結婚。宅男的心思就是如此古怪,永遠在思考一些根本毫不重要的事,明明結婚是喜慶之事,又何必怕說出來呢?更何況這是兩人,只要兩情雙悅就好了。

今晚雖是月缺之夜,可是天色也太漆黑異常,安靜陰沉,外面的風陰冷地嚎叫著。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不時傳入房內。就在午夜的時候,兩個黑影忽然掠過窗外,可是外面卻又沉靜得恐怖,黑暗要好像吞噬一切。這時一陣急速的腳步聲和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路。

「Sheldon!開門啊!」一把熟悉的聲音在門外。

Sheldon為免驚動太多人馬上開門。

「Sheldon !馬上離開吧!」Ricky神色相當凝重,汗珠滿佈額頭。本來Sheldon對於重遇好友應該是既驚又喜的,可是此刻的他只想靜下來好好思考,不想有人打擾。因此Sheldon站在門口猶豫到底要不要放他們入來,就這樣三人就門口站了差不多一分鐘。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才走到過來的,你知道嗎?我們花了6個小時才走到山谷底!再花了好多天才到這裡。路上有很多不同的植物和苔蘚,很是濕潤,我們可是走得很辛苦的。對了,你很厲害呀!從這麼高的地方跌下來竟然完全沒有受傷!我告訴你啊!那些警察到現在仍未到,真的很不負責任!」Jimmy率先講話,更滔滔不絕,還要愈說愈興奮,與剛才的緊張氣氛呈強烈對比。

Sheldon沒有回應,更有一絲不悅的眼神。他打量他們全身上下,的確衣衫襤褸,更有一陣酸臭味,明顯地是多天沒洗澡造成的。就在他打算開口之際,Jimmy又搶佔先機了。

「Sheldon,我們發現這裡的人不是貝卡奇拉人喔,幾天前我們在河邊……」Jimmy 口沬橫飛。

「殊,別再說話了。」Ricky著令Jimmy安靜一點。「當務之急是要離開這裡。我們已找到出路了。走吧!」說畢Ricky拉起Sheldon的手臂。

「等等!」Sheldon擰著眉頭抿著嘴猶豫,坐在床邊不動如山。

「還等甚麼?他們不是人!」Ricky用力搖他,極為不解地說。

「在我們曾在上一個月圓之夜在河邊目睹……」Jimmy馬上接下去,可是還沒說完就被Sheldon打斷。

「我!已!知!道!了!」Sheldon 大聲地一字一頓。

Ricky把嘴張得像可以放下一顆雞蛋那麼大,一下子就愣住了,接著他喉嚨「格格格」作響,茫然失措,像個泥塑木雕的人。

「等等,你先別緊張,Sheldon知道的可能與我們的不同,我們出去再說吧!Sheldon你說是不是?」Jimmy連忙拍Ricky的肩膀示意他要冷靜下來。不知這算不算是他的優點,在任何時候下都能鎮安下來。當然,平時的他可是很煩人的。

良久,Ricky才慢慢平伏下來,他蹲下來握著Sheldon雙手,希望他可以好好聊一聊。

「一個月了,我們找你找了一個月了,你卻如此對待我們,你的良心過意得去嗎?難道我們多年的感情比不上它嗎?」Ricky哽咽道。

Sheldon想不到他會動之以情,說之以理。怔了一怔後才說:「我們出去談吧。」

Jimmy笑逐顏開,立時對Ricky投了一個成功的眼神。

三人躡手躡腳地離開了房間,到了屋外,他們抬頭望向滿天繁星的天色後面面相覷,忽然停下了腳步。

Sheldon嘆了一口氣後便罕有打破沉默,苦笑道「邊走邊聊吧!」

「小倩當晚開門見山地跟我坦白了自己並不是人類,而是精靈;是由一條花蛇吸收了多年日月精華後演變的蛇女。除非主動變回花蛇,只有滿月的月光才可照出她原本的臉貌。同樣地,所有的村民都是由各種動植物演化的精靈。以老人為例:他就是由一棵萬年老紅檜多年修行慢慢進化而成,其他被Shedlon 形容為獐頭鼠目的村民則由民間傳說中常見的狐狸和狸貓等動物變成。聽到這裡,聰明的你也許已猜到精靈變身的技術與修行絕對有關,而其變身後的外貌與也原來物種不出其左右。古代人常言道的「成精成妖」大概就是這樣。

本來各種不同精靈都在各自的族群裡生活,可是隨著人類文明的掘起、城市的擴張、森林的開發、生態的破壞。他們的生存空間在工業革命後迅速收窄,棲息地零碎化使他們互相的聯繫大減。當然,也有一部分變身能力高的精靈為了生活而挺而走險;進入人類社會生活。可惜,長年生活在森林的精靈內心不如人類險惡,不但經常被人類利用、剝削和欺騙,更使他們往往更成為被欺凌的一群。從那時開始精靈的數量開始大減少一來是被人類趕上絕路,二來是愈來愈少新精靈。

最終,在多年與人類交手中慢慢退敗至這個山谷最後的避風港。為了生存他們不得不聚集起來,互相幫助。久而久之,他們逐漸變得封閉,近乎與外界完全脫節。除了小倩之外,其他人也不太願外出。

也許你會說精靈以選擇了退避是懦弱的表現,然而,就他們的本性而言,他們有與人類正面交鋒的本錢嗎?」此時,Sheldon的目光變得銳利,盯著Ricky道。這是他們已走到上次小倩與Sheldon聊天的鞦韆處。

Ricky坐在鞦韆上,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握著鐵鍊,雙腳緩緩的推動鞦韆。他的眉毛微微皺著,眼神深沉,似是幽譚一般,靜靜地沉思。

「當時我曾好奇地問成精有甚麼條件,何不大幅增加同類的數量?小倩當時搖頭說其實她也不太清楚確實的條件,只知道除了環境要十分穩定之外,也要有非常強烈成為人類的欲望,當中亦不能有任何歪念,不然走入邪道成為妖。

不知何解,她是近一百年來本國唯一一隻新精靈,作為最年輕的精靈自然受到了眾精靈的愛戴,更視她為族群的最後希望。」Sheldon說著說著便想起了當晚他跟小倩的對話……

「其實你唸大學在這裡實習時,我們就已經見過面。」小倩小鳥依人地靠在他的胸膛,抬起頭用那清澈明亮的瞳孔含情脈脈地看著他。

「我之後很認真地想了很久很久,你不會說你就是我當年救的那條花蛇吧?」Sheldon打趣道。

「你說呢?」小倩大發嬌嘖,輕拍他的胸膛。

Sheldon弄了一個鬼臉,雙眼樂得瞇了起來。

「其實……你救我的時侯我仍未變精靈的……也許我太喜歡你了……」小倩那幸福的笑臉,如同玫瑰花一樣鮮豔;微微翹起的嘴角掛著滿心的喜悅。

就在Sheldon沉醉在甜蜜的回憶時,Ricky的話把他拉回現實。

「那條想咬你的蛇便是我們前幾年來這裡實習時在馬路上救到的那一條,虧你還特地下車為牠急救,更把它從路中心移到草叢堆。我認得牠的尾巴,斷了一個小角吧!真是『狗咬呂洞賓』啊!」Ricky紅一陣,白一陣,心裡又怒又氣。

「我們看到你掉下去的時候本來捉緊了一枝樹枝的,可是後來不知為何又鬆了手。掉下去更深的山谷,奇蹟地你竟然完全沒有受傷。」Jimmy趁著這個機會插入討論。

「我還未說完喔,你們可以有一點耐性嗎?」Sheldon慍怒道。

「小倩說過,動物的本能令她早就知道我會再來貝卡奇拉山,更會不慎跌到山谷。因此小倩就常常變回花蛇在山中閒逛希望能在我受傷時立即救我。可是我比預期早了點到,殺了眾精靈一個措手不及。她說而你們其中一個……」Sheldon欲言又止,眼中充滿了不敢相信與躊躇的矛盾情緒。

「在我跌下去後,小倩才趕到現場。幸而我捉緊了一枝枯枝。此時她為了救我而拼了命用身體綁著我,然而,她卻在「手忙腳亂」之際不慎咬了我一口,令我的左手中毒,更因而發黑。為此,她把我帶回山洞休養了很久」Sheldon的語氣雖然十分認真,但嘴角微微翹起,幸福都要甜蜜禹流出來了。沒錯,這是墜墮入愛河的徵兆!

「蠢材,當時我從上面看下去,牠根本就故意在咬你,她是想要你死的。」Ricky再次打斷Sheldon說話,咬牙切齒道。

「等等,從我的角度來看,牠好像真的在綁住你的手,仿佛就像拯救你般。」Jimmy興奮得手舞足蹈地說。Jimmy真是太樂天,在說如此沉重的話題之際居然也可以如此亢奮,真想知道他是不是有吸大麻的習慣。

「白癡,你有點常識可以嗎?如果只是綁住Sheldon的手怎麼會中蛇毒?」Ricky臉漲得通紅,眼珠子瞪得溜圓,嘴巴張得好大,眉頭也皺起來,連頭髮都抖動起來了。

「只是她不夠長,也不夠粗。在他快滑下去之際用口咬著你,看來也是無可厚非的。外人從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看法,重點是你個人的感受,有時候旁觀者不一定清哦。」Jimmy鼓起了腮幫子,明顯十分不滿。

「弱智!」Ricky雖然壓低了聲量,但分明卻是說給Jimmy聽的。

「哎呀,說不定牠就是來報恩呢!Jimmy 的嘴巴真是調皮,仿佛不說話就不舒服呢!

「報恩?你看太多宮崎駿了。那個精靈叫甚麼名字?」Ricky不屑地問。

「小倩!」Sheldon反了反白眼。

「小倩?你有看過倩女幽魂 嗎?你被妖迷了。快醒來吧!我們曾在河邊見過他們在月光下變成了一隻隻的妖怪,那種可怕的過程是你絕對無法忍受的。」Ricky的額頭滿佈豆大的汗珠。

「欸……其實就變回普通動物而已,我覺得可以接受的。」Jimmy馬上澄清。

「前幾天我就看過了。沒錯,她不是人類,可是她很善良,內心純潔得好比初生嬰兒。」Sheldon已經不想再爭執下去了。

「不用多說!Sheldon,你相信我嗎?」Ricky蠻不講理,逼Sheldon二選一。

「當然相信!可是……」Sheldon眉頭一皺,懊惱地躊躇嘆氣。

「你們都冷靜一點吧!故事小倩是好人,而現實中的也不一定是壞人,不要有偏見好嗎?」Jimmy對於Ricky對精靈的態度感到十分無奈,他試圖站在兩人中間,抒緩緊張的氣氛。

「想不到我們十多年的友情竟在一個多月內就被那妖精瓦解了,『眾人皆醉我獨醒』!」Ricky用力跺腳後丟下兩人,衝入了森林。

Jimmy目瞪口呆,沒想到他會突然失控。,追出去兩步後卻停下來,回頭看著Sheldon無奈地攤手。

Sheldon 皺着眉,眺望遠處,倒吸了一口氣後。信任真的那麼難嗎?不,應該問的是信任真的那麼脆弱嗎?也許吧!除非是血脈相連的親人,不然就算是青梅竹馬也很難做到100%互信,更何況他們只是大學同學。

對Jimmy投了一個「去追他吧!」的眼色,便無低著頭走回村莊。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