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轉眼就過,雖然Sheldon和Jimmy習慣了山谷裡平靜生活,但亦十分掛念城市裡的家人。這段日子來他們只打了三次電話回家交待去向。畢竟每次要走到接收到信號的地方都不是一件易事。

直到一次……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他們倆從在貝卡奇拉族打完電話。正在回去村莊的路上,陰森的小徑上周圍除了寂靜還是寂靜,彷彿寒氣把月光也阻隔了似的。黑沉沉的夜,彷彿是由濃墨重重地塗抹在天際,連星星的微光也沒有。夜霧襲來,仲夏的夜晚反而有點涼意,朦朧的月光下,星光被蓋住了。天空並非純黑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無限的深藍,一直伸向遠處。月光躲在黑雲後時隱時現,不遠處獸道上的轉角邊依稀站著一個詭異的人影……待他們走近一點後發現那個人竟然是Ricky。他整個人的氣息都不同了,瘋狂的眼神、凌亂的頭髮、還有邋遢的衣都為他蒙上了一層不可言語的戾氣。Ricky背上那巨型的背包更是引起了兩人的分疑惑。

「可以跟你們回去嗎?」Ricky不等他們發問。

兩人對望了一回,實在想不出拒絕的理由,只好點點頭答應他。一路上Ricky一言不發,低著頭自顧自地走路,從他的表情和走路姿勢可以推測出背包沉重至極。Sheldon感到不對勁,決定細心觀察他,再作決定。連平日的話題匣子Jimmy似乎也看出一些端倪,竟默不作聲。結果三人一句話都沒有說,氣氛十分詭異,四周極為安靜,只有偶然有一些動物走過時發出的聲音。有別於平時和新相識沒有話題的新朋友,三人本是好朋友,怎麼會變成這樣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真的如此脆弱嗎?只因立場不同就要變成這樣嗎?他們此刻到底是在互相猜忌、懷疑、還是關心?恐怕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吧!

良久,這一段內心難熬的路終於行完,Sheldon本想著到了村口就主動詢問Ricky。只是,才一眨眼間,他就不見了。兩人面面相靦,感到怪異莫名。思考剛剛的是不是幻覺時,一群動物爭先恐後地朝他們的方向衝來,陪隨牠們便是一燒焦的味道和陣陣濃煙。

出事了,前方是村莊。那村莊一定出事了。果然,前方火光熊熊。整條村都陷入一片火海,火舌更不時從屋內冒出,火苗亦沿著樹枝迅速蔓延。

小倩!小倩!小倩!一定要儘快找到小倩!Sheldon不能冷靜下來,心像要跳出来一般,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Jimmy卻異常冷靜,抓住了Sheldon的肩膀,指著遠處的一知人影:Ricky。只見他不斷對街道兩旁的投擲燃燒彈,更對正在逃亡的精靈開槍射殺。不少精靈嚇得渾身顫栗,張大的瞳孔中充滿恐怖,雙腳卻猶如石化了般,動也不動,任由Ricky屠殺。

此時,Ricky轉頭看著他們,極度亢奮地揮手大叫。

「我成功了。我成功摧毀牠們的大本營了。」

「停手!否則我殺死你。」Sheldon厲聲疾色,氣得火冒三丈。

「你我是人類,他們是精靈,是想把你迷倒的,吸收你陽氣啊。你不幫我就算,還要反過殺我?『夢裡不知身是客,一响貪歡』你快醒來吧!」Ricky拿著燃燒彈大叫。

「為甚麼你就不能相信他們?難道你的世界容不下另一個族類嗎?」Jimmy對著陷入火海的村落哭道。

「天啊!這個奇怪的山谷住滿了各種精靈。你們不但不抗拒牠們,更一同生活。他們到底給你們甚麼好處令你們居然變得如此墜落?」Ricky皺著眉,明顯十分失落。

Sheldon沒有理會他,衝入火場,逐家逐戶尋找小倩。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一定要斬草除根」Ricky眼神十分瘋狂,很像被人洗了腦的憤青。

「人類已對地球上其他物種造成太多威脅,難得我們終於建立了互信,為甚麼就不能好好一同生活了。為甚麼你要把這最後修補關係的機會也浪費呢!」Jimmy跪在村口前放聲嚎啕大哭,可是,屠殺並沒有因此停止。熊熊烈火依舊蔓延,慘叫聲、咆哮聲、槍聲依舊不絕於耳。

Sheldon 跑回當晚接受老人醫治的那間古屋,甫入大廳便看到老人正為一條花蛇進行急救。看到混身鮮血的小倩,Sheldon緊張得張開了嘴巴,獃獃地立在那兒,心怦怦地跳過不停。

「你來就好了,小倩受了槍傷,我們必須儘快送她到安全地方並進行手術。」說畢老人便把一包工具塞在他手上,抱著奄奄一息的小倩跑了出去。Sheldon這才回過神來,追了上去。

連夜逃回當日Sheldon養傷的那一個山洞。

數小時後他們才到達山洞,就在Sheldon仍在氣喘氣之際老人已開始手術。他戴上手術手套後,直接用手術刀切開她的皮,一邊用清水沖洗傷口,一邊用鉗把子彈從身體中拿出來,最後為傷口消毒、縫針,動作非常流利,沒有半點猶豫。憂心忡忡的Sheldon在這三小時內都沒有離開半步,直至手術結束。幸好,小倩最終被救了回來。

「沒想到你那麼厲害,連外科手術都會!」Sheldon本來打算拍拍老人的肩膀以示感謝時,老人卻突然倒下,露出背部一個個血洞,地下更有一個血泊。

「一萬年了……不學點東西怎消耗這麼長的時間……」老人氣弱游絲地說。

「你別再說話了,你的傷勢比小倩嚴重多了,怎麼你不先救自己?」Sheldon連忙為老人止血。

「你沒聽過《朝顏》嗎?她是我的女兒啊……你不許欺負她喔……」說畢老人就斷氣了。他的身體慢慢乾裂,變回了一棵枯木,最終化了一堆木屑。就在Sheldon想把它們保存起來時不知從何而來的風把它們吹走了。

老人不管自己受傷也要救出小倩,用盡最後的氣力拼死地為她做手術直至自己的生命殆盡。這偉大的愛徹底震撼Sheldon。

Sheldon的悲傷很快就化成了憤怒,更轉變成對Ricky的仇恨。他望向躺在床上已變回人形的小倩。她睡得很甜,兩隻眼閉得緊緊的,像兩條線;兩根眉毛像兩隻彎彎的新月;嘴巴經常一動一動。她渾身被被子包住,還用繩子紮緊,一動也不動,猶如在襁褓的嬰兒,想想其實這也十分幸福。他輕撫她的臉,內心十分糾結,Ricky和小倩對他來說都十分重要,到底他要如何做呢?他試圖回想與Ricky大學時期每一段的回憶,說服自己原諒他。可是,大學歲月似乎隨流水逝去的,早已變得模糊了,曾經遇到過多少的相交知己,卻被時間洪流沖得不知所蹤,留下的只有心痛和破碎。

「不,如果我不去殺他,我就連自己的良心也過不了。」Sheldon心中忽然冒起這個念頭,就在他準備動身之際。小倩張開了那黑黝黝,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一眨一眨的盯著他,彷似可以洞察秋毫。

「不要,『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他殺了我的家人你又殺他。不就是把仇恨延續下去嗎?留在這裡陪我吧!」小倩捉緊他的手平靜地說。Sheldon怔了一怔後便留下來了。

這一晚,無數的生靈塗碳,幸而一場及時雨把大火滅了。Sheldon趕回現場,只見Jimmy對著一片頹垣敗瓦發呆。在Sheldon連番追問下才知道原來Ricky最後竟邊笑邊跳入大火之中,完全失心瘋了。Jimmy一時間未能平伏目睹好友自殺的心情,更為自己救不回他感到內疚。

Jimmy邊哭邊告訴Sheldon,Ricky在跳入火海之前曾大叫:「一定要令Sheldon清醒過,他們是精靈,不是人。我怎可以接受他們在一起呢?人和他們怎可以共存呢?我要以死來勸諫他,我一定是對的,哈哈哈哈!」

Sheldon的內心一時間也十分混亂,張大了口卻說不出一句話

此時,倖存的精靈慢慢走了過來,給他們深深的擁抱以示安慰。天啊!我們的朋友滅了你的村,你們卻來安慰我們,是太善良還是太笨呢?Sheldon的內心更亂,各種情緒一時間湧上了心頭,「嘶嘶嗦嗦」地抽泣起來。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