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料,甫一轉身就看到老人。他看起來十分憔悴,整個人感覺消瘦了一圈,脖頸上那些本來就深皺紋似乎變得更多。

「可以陪我幾分鐘嗎?」老人的聲音十分沙啞。

Sheldon惟惟諾諾地點頭,便跟著他走。

一路上老人沒有說話,直至到了一個廢墟。

「這裡曾經也是我們村落的範圍,只是隨著人口減少,這裡最終也荒廢了。」

老人從他的口袋裡拿出一張古老的黑白照片;曾經寧靜、繁華、煦來讓往的小鎮變成了今天的廢墟,曾經幸福和充滿著歡聲笑語的小鎮成了今天一堆堆頹垣敗瓦,傳統真的敵不過時代嗎?。

Sheldon皺著眉,沒有說話,安靜地聆聽他的話。想想也有道理,貝卡奇拉族的所謂老街確實猶如手信街,市民真的可以靠他們生存嗎?不可能吧。兩人繼續走到了一座古廟前。那絲絲縷縷的月光如同細雨般滴落在眼前這古老的房子上,把它顯得特別荒涼。

凄涼的星光灑遍每一個被年代塵封的角落、空氣中瀰漫著發霉的氣味、順著這味道尋去、映入瞳孔的是外牆上遍布青苔的貝卡奇拉式建築。

「村落成立多年,但前面的幾千年都是以蛇精為主。早期更與貝卡奇拉族有相當的關係,甚至有一段時間視我們為守護神,更為我們製作了一個蛇女雕像。就是你在山谷入口看到的那個。可是隨著世俗化的影響,信仰變成商業,傳統變了廣告,文化最終消失了。」老人不斷搖頭嘆氣,只是任誰聽到這般衰落,能不勝唏噓嗎?。

入口的木門早已消失了,木造的地板殘破不堪,大廳的中央座落了巨型的青銅製金錢蟒蛇雕像,上面佈滿蜘蛛網和鏽跡斑斑,想必很久沒有人拜祭了。兩旁立了一尊尊石青金錢蟒雕像,地上更有坐墊的痕跡。Sheldon上前把的蜘蛛網抹走,目光棱棱的眼睛顯露出一種凶狠的氣象,想必以前是個莊嚴宏偉的大堂。

「我們已活了幾千年了早就有點不耐煩,死對我們這些活化石甚至是解脫。小倩和我沒有血緣關係,卻比女兒更親。小倩太年輕了,身邊又沒有一個同齡的人可以陪她長大。對精靈來說,幾百歲仍猶如小孩一樣,何況是她呢?我們走了後,長伴她的可能只有孤獨、害怕和黑暗,等待她的可能只有欺凌、暴力甚至是死亡。成長在這種簡樸安寧的環境使她不懂如何保護自己,如果把她推去人類社會,根本是送羊入虎口。」老人眼泛淚光。

Sheldon看著他佝僂著腰的身體不斷顫抖,實在過意不去。他本想伸手去安撫他,伸到一半,卻又收了回來。此時,一陣風突然吹來,整個古廟嘰嘰作響,灰塵如雨下,好像連上天也為精靈的衰落而感到痛心。

「我懂你的意思了。她是不是人類對我來說沒有關係的,不過我的壽命不如你們長,恐怕未來我陪她的時間比你更少,畢竟紅檜是極長壽的樹種哈哈~」Sheldon試圖緩和氣氛,可是說話總是打結的他明顯失敗了。

「多一天便是一天。對我來說只要我多活一天她便少做一天孤兒。我實在不放心要她獨自留在世上。你不會明白人類對待異類時有多殘暴,你還記得歐洲人是如何獵殺女巫,美國人是如何屠殺印第安人嗎?」老人哽咽道。

「我懂了……未來還請多多指教。」Sheldon沒想到老人會說如此沉重的話題,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年輕人,加油吧!來吧,回家吧!」說畢就轉身回去。不知是不是Sheldon多心,老人似乎在「家」字上加重了語氣。

看著他衰老的背影,彷彿有一輛鋼鐵履帶的坦克從他心上嘎嘎地碾過,痛苦極了。

「我會盡力保護小倩的。」他大聲道。

老人轉身看著他,在那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乍看之下其實也有點可怕。

當晚,Jimmy無功而回了,但他沒有回家並與Sheldon一同留在村內。

小倩和Sheldon亦因而過了一個短暫而幸福的好日子。靜謐時簡單的對望,兩人獨處時幸福的感覺,只想停留在對方身邊度過每一天,這一切一切都令Sheldon感覺到這時人生中最滿足的時刻。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