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你在下午四點來,從三點鐘開始,我就開始感覺很快樂,時間越臨近,我就越來越感到快樂。到了四點鐘的時候,我就會坐立不安,這是幸福的代價。但是如果你隨便什麼時候來,我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準備好迎接你的心情了。」(摘取自:《小王子》)

春回大地,萬物醒甦。Sheldon是一個行山愛好者,難得有數天假期,又怎願意留在家中呢?

為了一睹遠近馳名的神山:貝卡奇拉山的盧山真面目。他特意偕同好友Jimmy和Ricky花了八個小時到貝卡奇拉山國家保護區。那裡不但物種豐富,地理高低起伏,受多重氣候影響,更是國家第一個為了保護原住民部落而設立的保護區。

山高林茂 ,崇山峻嶺 ,一路上不乏千年古樹。流水潺潺的小溪、宏偉壯觀的瀑布,鳥兒高聲啼囀,花兒們爭奇鬥艷,點綴著碧綠的山頭。

早晨的陽光穿過樹葉落在草地上猶如一片片的黃金錯落地散在地上一樣。一些剛發芽的幼苗拼命地爭取那一小塊的陽光生長。整座森林朝氣蓬勃,仿似十多歲的年輕人一樣。

詩情畫意的美景配着蜿蜒曲折的小徑,一幅古代山水畫完美地呈現在他們眼前,實是美不勝收。

當Jimmy 和Ricky為着它而卻步時,吸引Sheldon眼球的竟是在瀑布另一邊懸崖上的小花,瀑布的水花不時彈到懸崖上。懸崖下方是個萬丈深淵,在如此險惡的地方有這鮮艷亮麗的小花生長,顯得相當醒目。

「天啊!那是甚麼花。」眼利的Sheldon指著極遠處的一朵小花驚喜地說。

「嗯……我……甚麼都看不到呀!」Jimmy抓著頭,尷尬地說。

「不行,我不能甚麼都不做的。我要上去看。」Sheldon坐言起行,立時動身。

「喂,等等我。」Jimmy被Sheldon的反應嚇到。

Jimmy 轉身望向Ricky,只見他正無奈地苦笑着。Jimmy對Ricky投以詢問的眼色,Ricky聳聳肩,搖搖頭,分明就是說:「你拿他沒辦法的,他就是這種人。Jimmy 噘了噘嘴便跟了上去,而Ricky便一屁股坐在石頭上開始玩手機。」

說時遲,,那時快。Sheldon已爬到懸崖上了,說起來他的爬山姿勢還滿奇怪的,先不說他因平常少做運動而顯得笨手笨腳,他更像為了避免傷害植物以致每一個落手位都十分危險。反觀Jimmy手腳利落,不用兩下功夫便跟上。

懸崖的環境十分惡劣,正下方深不見底的山谷足夠令人粉身碎骨,異常濕滑的懸邊更長滿及腰的雜草,令人不知腳下空虛實與否,逼使Sheldon每一步都得步步為營。

站在Sheldon後面的Jimmy眼見他愈走愈出,不禁擔心起來。

「喂,Sheldon小心喔!不要走太出啊。」明明Sheldon就在不遠處,Jimmy非要聲嘶力竭地喊不可。

「行了行了,煩煩煩!」 Sheldon咕噥道。

Sheldon隨便抓住了一束雜草便蹲下並向外跨步,躡手躡腳地伸手向神秘小花。

「喂,看看便好,為解要賭上生命呢?人生還有那麼多個十年….」Jimmy口沬橫飛。

「安靜!少在那邊雞婆。」Sheldon不大為不滿。

Jimmy立時安靜下來,心中卻少不了嘀咕。

「你站遠一點,看到你我心都煩了……」

就在Sheldon喃喃自語的時候在雜草突然斷了。

「仆街!」 Sheldon 連「街」都還未喊完便掉了下去。

「哇!」看着Sheldon直墮深淵的Jimmy嚇得大叫起來。

「嘩!出事啦!」Ricky從石頭上跳起來,直奔Sheldon 掉下的方向。

Sheldon 飛墮大約幾秒秒後跌在一個草地上,一動也不動。

「怎麼辦?怎麼辦?」Jimmy 緊張得方寸大亂,手腳都不自覺地揮動起來,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Ricky不耐煩地揮手示意他冷靜下來。

「Sheldon! 你聽到我喊話嗎? Sheldon!你死了嗎?你有受傷嗎?你有骨折嗎?你能動嗎?你可以自己爬上來嗎?我們要找救援隊嗎?」Jimmy六神無主地大叫。

「Ricky怎麼辦?怎麼辦?他好像死了,他沒有回應啊!完蛋了!出事了!糟糕了!」他轉身邊用力搖Ricky邊大叫。

「Shelodn,你不要死,我會想辦法救你的,如果你死了,我也會把你的屍骨拉上來的。你決不會做孤魂野鬼的。」Jimmy繼續喋喋不休地亂叫。

啪!「你冷靜點好嗎?」Ricky摑了Jimmy一巴。「你現在給我去找下去的路,我現在去報警,你再亂叫我就剪掉你的舌頭。」Ricky不耐煩地說。

「喂,999報案中心,這裡是貝卡奇拉國家公園,有個白癡仔跌了落山谷…..」Ricky對著電話絲毫不在意地說。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