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我們走囉。」我早早就起床了。

「等等,我還未弄網上預辦登機。」乘風突然道。

「一陣回來再弄吧!」我輕聲道。

「不!我一定要現在弄!」他雙手緊緊握住,微微顫抖著。胸脯劇烈地起伏著,彷似一個就要爆炸的大氣球,脖子上的經脈抖抖地立起來,臉漲得通紅,從脖子一直紅到耳朵後。

「好!好!好!」我見他有點要發作的感覺,連聲答應。

「幹,電腦開不到!!!」乘風瘋狂地按電源,按得啪啪作響!

「冷靜一點,不如你用我那一台吧!」我輕撫他的背道。

「唉,誰叫你用那種低級電腦。我這台高階機則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耀聰揶揄道。

「屌!」他忽然大吼一聲,便把價值數萬元的手提電腦怒擲在地上,更連環跺腳直至它碎成幾份。他怒髮衝冠,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五官猙獰地擠成一團,面目看起來很可怕。整個臉龐漲成紫紅色,氣得幾乎要爆炸。

我驚訝得像半截木頭般愣愣地戳在那兒。太誇張了,一個人怎麼可以突然暴怒成這樣。

「乘風,真羨慕你,又可帶少一件行李,不用怕超重。幸好我一直都坐頭等位,不用擔心行李超重。」耀聰竟然再次揶揄了乘風一下。我本以為耀聰這一句火上加油會把情況推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然而,乘風卻忽然冷靜下來。

「好吧!我的銀包不但沒有超重,還過輕呢!」他無奈地反了一個白眼。「還有,我覺得這裡不太好,你們也今天走吧!」

此刻,成曦和與乘風保持了兩米距離,不敢靠近。

「那我先去幫你們辦退宿,你們在這等吧。」我說畢便拿了他們的鑰匙和學生證。

「我也去。」乘風想了一想才說。

「Jimmy,小心。」成曦惶恐地搭著我肩膀說。

我好沒氣地比一個OK 的手勢,這時我眼角的餘光瞄到全黑的男人抱著一隻貓站在走廊的盡頭對我招手,從他的舉動可以看出他頗為焦急。

我沉思了一下,在準備走向他的時侯乘風忽然拉我的手。

「喂,這一邊啊!」

我只好跟著他走到舍監室。

「你們終於退宿了?看來我的工作量會減少,至少可以少處理幾個換房申請,哈哈。畢業快樂。」舍監笑道。

「林志明、龍乘風……」舍監一邊輸入資料一邊讀我們的名字。當他讀到最後一個名字時忽然停了。

「欸,他不是一早就有家人幫他退宿了嗎?」舍監說。

「怎麼可能?他還在上面收拾行李喔!」我看了一下名字便道。

「靠,不會吧,他早就死了,他的家人還幫他拿走了所有行李。你不會跟我講你忘記吧。」舍監十分驚訝地大叫,大聲到舍監室外面的人都望了過來。

「不會吧。」我背脊突然感到一陣寒意直衝上我的腦門。

「我記得那天還是你跑下來跟我講,叫我叫救護車的。」舍監皺眉道。

「吓……」我無言以對。我立時回頭一看,乘風竟然不見了。

這時侯我才想起當天發生一切的事情。看來,我們都給它迷住了才會忘記這件事。

事後一直不明為何他要令我們忘記他已死呢?大概對面房的人不停換走也是因為我們有時候對著空氣講話,或者是他們看到「室友」吧。

但我終於知道為何那天打羽毛球被人笑了,因為只我一個人傻傻地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自己發球。

******

「天呀,成曦快醒來,我們今天要去溪頭實習啦。」我說。

「出事了,他冰冰的。」乘風拍了拍伏在電腦前的成曦後大叫。

「咪阻住我睇動漫,佢唔係訓一陣再打LOL咩?佢個鬧鐘嘈左成晚,跟住仲嗌左一陣。唉。(靠腰,不要妨礙我看動漫,他不是先睡一下然後再打LOL嗎?他的鬧鐘響了一個晚上,印像中他忽然喊了一聲就安靜了。)」耀聰邊看動漫邊道。

「他瞓左幾耐。(他睡了多久?)」我連忙問。

「成晚掛。我點知姐?,佢成日都係咁架啦!啲垃圾窮人死咗都唔關我事啦!咁樣咪仲環保,減輕地球壓力呀!(一個整晚上吧!我怎麼知道?他平常都是這樣的。那些垃圾窮人死了都不關我的事,更乎合環保效益!)」耀聰好像事不關己似的說。

「大鑊啦。(出事了)」乘風大叫。

「咪嘈啦。(閉嘴啦!)」耀聰怒道。

「點算呀?佢無呼吸啦,大鑊啦!(怎麼辦?他沒有呼吸了,出大事了!)」乘風慌道。

「我去搵舍監。(我去找舍監!)」我馬上奪門而出。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