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請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六月,我又怎可能忘記你呢?

還記得在中五那一年,學校舉行了班際戲劇大賽。

當時我們的故事:講述女主角是一個歌劇的演員,卻因家人的反對而被逼放棄夢想。多年後,作為歌劇團團長的男主角重新把她放在聚光燈下,令她的事業再創高峰。

當時在影壇已有很高名氣的六月當然被眾人推選為女主角無誤,而我當然……不是男主角,只是一小小的男配角。在劇中當一個侍從;給六月一杯水和合唱一小段的歌。儘管這只是一個班際比賽,工作繁忙的她依然每天抽兩小時與我們一起練習,真想知道她每天是不是有48小時的。

當時我對於可以與六月有一小段的對手戲感到既驚又喜,一直期待當天的來臨。然而,到了演出當天卻又緊張異常,生怕會令她獻醜。記得在後台準備出場時,心一直懸着,煩躁、焦急一起湧上心來,我不停地看劇本,把每一字都不斷唸熟。

此時,六月走過來輕拍我頭道:「不用怕,我們都採排了那麼多次。」

「可是我怕……」我緊張得連說話都有點結巴。

「不用怕,你一會不要望觀眾,只要望著我就好了。你平常說話不也是對人說嗎?」六月雙手搭著我肩膀,盯著我說。

「但是……」我仍是沒有信心。

「你平常跟我說話會緊張嗎?不用擔心,跟著我就好了,你不信自己也要相信我喔,我可是專業的。嘻嘻。」六月吐了吐舌頭,瞇起雙眼笑道。不知為何,跟她聊天後我的緊張便隨即消失,更是信心十足。

「誰說,時間片刻變陳舊,全為我分秒變亦停留……」(歌名:《陪著你走》)

聽到六月繞樑三日的歌聲後我便步出舞臺,每一個動作和對白都戰戰競競地跟著劇本走。

就在要給六月一杯水的時候,我竟然把它打翻了,更把她的裙子弄濕了。

在我手忙腳亂之際,褲子竟然啪一聲爆了。此時,空氣彷彿凝結了。我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只聽到自己的心怦怦地劇烈跳動。似乎要碎裂了般的疼痛。我只好緊緊地閉住眼睛,腦裡一片混沌。六月見狀便輕輕拍了我一下,示意我別動,冷靜地跟著她。

「如果,走到這世界邊端,我倆已是無力前行,跟我一起飛去……」(歌名:《陪著你走》)

她面不改容地唱歌,並極其自然地扶起我我。

「哎呀!不用怕,誰人都會犯錯的。我可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客人喔!來,慢慢站起來。」

六月更自行加了一句對白。然後拉著我的手一起跟著音樂跳舞直至我們完成自己的部分。

事後除了我們班的同學外,沒有人知道原來我們差一點就出事,大家都十分佩服六月的臨危不亂。而我更視六月為救命恩人,好讓我沒有在眾人面前丟臉。

當天下午,為了答謝六月的隨機應變,我特意請六月來了我家的餐廳任吃任喝。

「來吧,隨便點,不用怕。」我把菜單遞上,自豪地說。

「甚麼是『茶走』?」六月指著菜單上的飲料問。

「嘩!你有點離地(不吃人間煙火)喔!『茶走』就是奶茶加煉奶,這裡的特別好喝的。」坐在鄰座的熟客黃先生笑道。

「真的?」六月蹙眉問。

「哈!我們不會騙你的。我們已光顧這裡二十年了,是熟客來的。看著這黃毛小子長大的。」黃太太慈祥地笑道。

「好!就要一杯試試看。」六月垂涎三尺道。

豈料,她一試便愛上,竟然連續點了四杯。

「喝太多對身體不好的。」黃太太關心道。

「小子,帶女朋友來吃下午茶嗎?」黃先生搭著我肩膀大笑道。

「我不是!我不可能是!」六月聽到後立時大聲揮手道。

「哇,原來是大明星陳六月喔!那一定不是你女友了。你這種廢青怎麼可能追到當紅花旦。請問…….可以來一張自拍嗎?」黃先生突然驚覺身旁的就是當紅花旦,更驚訝居然會在茶餐廳遇上大明星。他此話一出,客人紛紛望向這一邊,而我則無奈地反了個白眼。

「當然可以啦!不過低調低調。」六月連忙做了個小聲說的手勢。

「小子,如果你要追到這大明星,一定要努力呀」黃太太拍著我的肩膀大笑。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