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我無助地靠在沙發上,腦子裡回想著晚上看的偵探片,腦子了浮現出一個個驚心動魄的情景,不禁打了個冷戰。現在爸爸媽媽都不在家,就我一個人,真是太可怕了!我默默地想著。算了!還是先去做作業吧!我躡手躡腳地走到書房,我的心此時就像一隻沒頭蒼蠅一樣亂撞著,唯恐家裡有壞人。時間,就這樣,慢慢流逝著…… 

62、只見徐老師精神飽滿地站在講台上,用目光向四周掃描著,突然她那雪亮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臉上,莫名地看著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內心的恐慌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心也像一隻驚慌的兔子,七上八下地跳著。幸好,老師什麼也沒說。停頓了一會兒,老師開始上課,我膽戰心驚地度過了半節課,還好,老師什麼也沒說,依舊如故。 

63、對我前面的人走出考場時,就意味著決定我“命運”的時刻到來了。我每走一步,心就不由自主地往上“提”高,心跳也加快許多。當我的心快要跳出來是,也就是要見到評委老師時,我的心又放鬆了許多,心跳也逐漸減慢。因為我的評委老師是一位──滿頭白髮和藹可親的老奶奶。我向她問好,把准考證交給她後,我就忐忑不安地考試彈了起來。 

64、“四連一排準備!’”教官的命令顯得有些冷酷,我的心似乎猛地緊縮一下,慢慢站起來,拍了拍灰,和同組的同學排成兩列,一邊回憶著射擊要領,一邊靜靜等候教官的命令。也許友家的心情大同小異吧,有些人低聲談笑,似乎想沖淡這緊張氣氛;有些人默默站著,好像試圖使心情平靜下來;但更多的人都把目光投向那幾步遠的靶台和遠處的環靶。 

65、也不知道那一段時間是怎樣熬過的,當我拖著沉重的雙腳走向台上時,才回過神來,我馬上就要開唱了。站在最後一排,也是最高的,下面的一切的一切都盡收眼底。我發現每一個人都在盯著我,我的心跳加快了,臉上火辣辣的,好像被誰抽了耳光似的;手心裡也時不時的滲透著冷汗。我再也不敢往下看了,只是把眼睛微微地閉上,等待著、等待著… 

66、對我前面的人走出考場時,就意味著決定我“命運”的時刻到來了。我每走一步,心就不由自主地往上“提”高,心跳也加快許多。當我的心快要跳出來是,也就是要見到評委老師時,我的心又放鬆了許多,心跳也逐漸減慢。因為我的評委老師是一位──滿頭白髮、和藹可親的老奶奶。我向她問好,把准考證交給她後,我就忐忑不安地考試彈了起來。 

67、他知道這個時間身後根本不會有人,可他不能不看,事情的重大,讓他一直這樣緊張。寂靜裡,他能聽到從自己喉嚨裡發出的那種干澀的響動。他在查糧的路上,總這樣提心吊膽,簡直就像提著自己的腦袋一樣,全身的血液都跟著膨脹。這會兒,他身上的汗水順著脊梁流到了腰上,很不舒服。儘管季節已經到了北方寒冷的11月,但緊張還是讓他常常冒汗。 

68、正當我幸災樂禍的時候,徐老師徑直向我走來,嚇得我直冒冷汗,手與唇都微顫著,腦子了又出現了早上的種種幻想。徐老師離我越來越近,我驚恐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兩隻不聽話的腳也來湊熱鬧,和手唇一起“手舞足蹈”,心也忐忑不安地跳著。一分,兩分……徐老師只離我一步之遙,我呆呆地看著傷痕累累的桌子,準備受罵,可徐老師無動於衷,走回了講台。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好險!就這樣,我的心忐忑不安地懸了一節課,最終平安無事地下了課。 

69、“小爐匠,栗警尉”,他差一點喊出來,他全身緊張得像塊石頭。他的心沉墜得像灌滿了鉛“怎麼辦?這個匪徒認出了我。我一切全完了。而且他也必然毫不費事地就能認出我,這個匪徒他是怎麼來的呢?是Y獄了嗎?還是被寬大釋放了呢?眼看著兩個匪徒已把小爐匠押進威武廳。他急躁地兩手一擦臉,突然發現自己滿手握著兩把汗,緊張的兩條腿幾乎是麻木了。他發覺這些,碎了一口,狠狠地嘲弄了一番自己:”這是恐懼的表現,這是莫大的錯誤,事到臨頭這樣的不鎮靜,勢必出大亂子。“ 

70、一拿起電話,我的手就不停地發抖,“奇怪,今天天氣不冷啊!為什麼手會抖呢?”我奇怪的想。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一遍又一遍的對自己說:“鎮靜,鎮靜。”終於撥完了電話號碼,可心裡更緊張了,時間好像停留在那一秒似地,周圍的空氣都凝固著,我清楚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電話嘟嘟的響著,我懷著緊張、激動、興奮的心情等著那邊傳來熟悉的聲音。等待中的每一秒都考驗著我的耐心,忽然電話那邊有了動靜,我抓緊電話仔細聽:“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我暈,等了那麼久,激動了那麼久,居然是這個結果。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