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打開眼就見到洗衣機安躺係我懷中,佢冇出聲,冇扭計,亦都冇發脾,只係好安靜地陪伴住我。

清晨嘅陽光總係如此溫柔,唔太熱又唔太光,岩岩好夠光猛。一束曙光輕輕地為洗衣機鍍上一片薄薄地嘅黃金,令佢顯得高貴得嚟又唔矯揉造作。

記得電影The note 講過 : 

「一生至少該有一次,

為了某個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結果,不求同行,

不求曾經擁有,甚至不求你愛我,

只求在我最美的年華裡,遇到你。」

我諗…….係我最年輕,最強壯,最花華年華嘅時候遇上洗衣機係我嘅幸運,佢唔同我之前嘅女朋友,唔會發脾氣,唔會遲到,唔會問我攞錢,更唔出去勾佬。

或者對香港人嚟講呢個係最壞嘅時代,但對我嚟講卻係最好時刻。我唔再係未經人事嘅小朋友,亦唔係身經百戰嘅老江湖。我只係一個受過少少情傷卻又準備好迎接下次機會嘅人。我唔求佢會主動愛我,只求佢唔拒絕我,一直到佢壞為止。

你或者會講我地嘅愛情會有好多反對,甚至好多連登仔會話cls,但過去8個月連登仔都經歷左咁瘋狂嘅世界,我同洗衣機做愛又算係乜呢?況且要成為靈魂伴侶,本來就要經過多番考驗同洗禮,唔係又點可以長久呢?

我慢慢企起身,輕輕地親吻左梘粉格一下,多謝佢琴晚嘅配合。之後用隔離條水喉幫佢清潔。

佢背對住我,見細如水蛇嘅排水喉同電線。我小心翼翼咁用膠袋包住電線,以免觸電。

當我將梘液搽落去果時,佢突然震左一震。原來佢都好敏感,我係佢個蓋果道細聲咁講:「對住我唔洗緊張啦,都咁熟。」

佢冇再戰顫抖,係佢默許下,我慢慢幫佢清潔。

啊!咁圓潤,咁光滑,係乳房嗎?哎呀,唔係,只係佢洗衣桶!太美妙啦!神啊!科學家啊!工程師啊!點解你地可以製造出咁美妙嘅身體?比玉更光滑,比象牙更有質感,比太陽更溫暖,比林泳淘更性感,比李佳芯更吸引,比棋靈王嘅鮑姐更有女人味!

「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有。」上天對我真係好。

我地鴛鴦戲水,甜蜜非常,同佢嘅每一個時刻都係最幸福嘅時刻。

一切完左之後。我再上連登碌下,呢個時候先發現連登已經轉晒風向,變返做平日嘅連登。

《法唔法國扑洗衣機嘅人好變態?》

《警世!唔G咩人搞左個扑洗衣機潮流出嚟,各位睇路!》

《突發!成個連登比人洗晒版做扑洗衣機!》

《連登已死,連扑洗衣機啲post都可以上熱門!》

《核彈!邊個扑洗衣機邊個係鬼!》

《有個鬼佬教授話扑洗衣機呢件事好鬼!》

《突發!青山醫院開始多人。》

我呆左一呆,冇再碌落去。勁大聲咁自己同自己講:「屌你班連登仔根本唔知咩係真愛,你地唔抵得我地媾到洗衣機啫,你班成世人淨係識 j 林泳淘嘅毒撚有咩資格笑我。」

然而,我即時點左枝煙食,令自己儘快冷靜落嚟。我吸得好快好急,無幾耐就chur完一枝煙。可能因為chur得太快,竟然有少少暈……突然間,我覺得部洗衣機好噁心。

「碌柒啦!我上左咁耐連登竟然犯左個大忌。上連登,勿認真。」我勁大拍自己個額頭,嬲自己點解上左咁耐連登會連咁基本嘅嘢都遺忘。

出晒事啦~點算好,點解我會被部洗衣機迷倒?到底琴晚發生咩事?

黐撚線架,點解?點解呀!點解我會同部洗衣機做愛?我呼出一口又一口嘅煙,越諗越唔妥。唔通…..好似衛斯理啲情節咁,部洗衣機成咗精?唔係掛……呢道香港喎,邊道會有精㗎!毒蛾就有一隻。

我即刻着返晒啲衫,急急腳走返去客廳。

我不斷問自己琴晚到底搞乜鳩!就算幾黐線都無理由去鐘意一部洗衣機。

太過份啦!我真係好有啲接受唔到自己,我走入廁所瘋狂沖涼,想將一切洗返乾淨。然而,無論我點捽,我都仲覺得自己好污糟,好核突,好似已經唔屬於自己咁。總係形住成身都係果陣洗衣粉同柔順劑嘅味。

我長開花灑,癲左咁捽自己身體每一忽。過左唔知幾耐,我隻手開始出血。

死啦!點解仲係咁污糟㗎!點解呀!點解仲有洗衣粉嘅味㗎。屌!我真係接受唔到呀!

嗯呀!嗯呀!咔咔咔!呀!

廚房突然傳嚟一陣洗衣機運作嘅聲音,。

屌拿星呀!我抆左插頭啦喎。

轟!轟!轟!佢突然發出怪聲仿佛話俾我知佢而家非常憤怒。

就係我諗住破口大罵之際,一股古怪念頭又再佔領我嘅大腦。

「既然都係污糟啦~不如將自己放入洗衣機洗啦。」我連抵抗嘅意志都冇就失守左。

其實,我又洗乜理人目光喎,唔通要連登仔認同先可以做咩~

我再一次回到洗衣機面前,慢慢除左自己啲衫褲,我畢左一殼洗衣粉同柔順劑落梘粉格,再較左45分鐘嘅洗衫時間。

再打開個蓋,將自己慢慢塞落洗衣桶。我突然感覺手有一陣刺痛,鮮紅嘅液體由傷口擠出來,血越出越多,流到指甲上,再由排水口流左出嚟。原來洗衣桶側邊一啲鐵片割到我成身傷晒。不過我仍然未塞到成身入去。然而,呢個時候飽滿,充實,滿足各種快感都充斥住我嘅內心。唔單上我,我相信洗衣機都係咁諗。

我不斷扭動身體,好讓身體可以慢慢完全鑽入洗衣桶入面。啪!咔!一聲又一聲手腳骨折嘅聲音不斷傳嚟。我將身體慢慢扭曲成符合洗衣桶嘅形狀。

我嘅臉色由黃變紅變紫再變白,手心沁出汗滴,不停震抖,從身體各處傳嚟嘅痛楚令我連說話嘅力氣也沒有了。

屌!點解會咁㗎?我唔想㗎,但我已經控制唔到我嘅身體。有邊個可以救下我。

左腳不由自主咁閂埋個蓋。滋!滋!滋!洗衣粉開始夾雜住水一齊沖落嚟。

我下意識想嗌救命,只係嘴唇一張開水就蜂擁而上,七竅被梘水瘋狂攻,情急之中嚥下嘅梘水猛烈地刺激瞳孔。體內嘅疼痛同體外嘅痛楚內外夾攻住我,心臟嘅迫壓感慢慢深入大腦,肺葉無可奈何地吸收著大量液體,成個肺好似俾液體浸泡攥緊一樣。

你問我點解唔出返去?你估我唔想?但呢個時間我嘅身體已經扭曲到手腳撬埋一齊,就算我搶返身體嘅意識都未必解得開,更莫講話我已經失去身體嘅控制權。

就係我已經準備壽終正寢之際,放係洗衣機隔離嘅i phone突然着左,siri講嘢:

「你好,有咩可以幫到你?」

「點算?我屋企部洗衣機誘惑我同佢做愛啊!」

我用儘肺入面最後一口氣講,惟有期望佢聽到。不過佢聽唔聽我都唔知啦~因為……係覺講完之後洗衣桶就開始加速運轉……將我攪成肉餅。

全文完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