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全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星光來自太陽,當太陽消失了,星星仍會存在嗎?

你最近還好嗎?與你闊別已有半年之久了,最近得悉你將不再回來,有些失落之餘亦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半年前在North City 火車站的大堂與你吻別時已有一種訣別的感覺,到了上星期從電報中得知原來吻別已成永別。然而,我的心平靜得很,沒有也許過去半年已是一個綿長的訣別。

傷心?悸動?心痛?早已被時間消磨得七七八八了。有時候你我的心思早已在字裡行間中埋下伏線,而它的發生也是必然的,你懂嗎?

沒錯,我曾對你有一絲失望。半年前,直到出發前一天你才告訴我你要離開North City。我曾以為我們會在North City 繼續過著夜唱詩晝畫作,賞月說詩作文學的平凡生活,一輩子也不會踹那戰爭的渾水。你怎麼可以在那費盡我心思製作的燭光晚餐中透露你要離開的消息?你說怕我會阻止你,怕會捨不得我,怕會令我傷心…….但現在你全都做了。

你還記得嗎?那天我們在晚餐後便匆匆到你的宿舍收拾細軟,再幫你拿著行李趕到車站。才剛接吻擁抱,火車便到站,你摸了摸我的頭便上車。你沒有如電影中的男主角般跟女主角一直揮手道別直至火車離開我的視線,你上車後沒有回頭,沒有回首,甚至連一聲再見也沒有。心中的失落感實在難以形容,霎時間淚如泉湧,我的世界仿佛突然被毀滅了。

突然爆發的戰爭不但打破了國家的多年了的和平,更把我那平凡的小天地打碎。在孤獨寂寞的深夜裡,我也曾默默假想過你會不會也在思念和心疼那孤獨的我。也許我們的愛情早該坦白,而不是把愛留在心中。

三個月後,在一個風雨交加的早上我從郵差手上收到你要到前線城市:South City 作戰的通知信。從那天起,觀看戰事新聞和瀏覽軍方網站每天更新的犧牲士兵名單成了我的日常工作,你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的大名出現在那名單上嗎?不過…….我更怕你的名字沒能出現在名單上…….

回想過去你曾說過「國難當頭,匹夫有責」;保家衛國是男人的天職。但我卻自私地說總有人會上前線,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你當時那嫌惡的表情我還記得心中,你說過要如白羊座一樣成為一個出色的戰士,不能接受自己一直躲在後方。只是我從沒想過你會主動參軍……

你記得我們第一次到貝卡沙國家公園觀星嗎?你說你從前喜歡獨自一人在星空下漫步,看著顆顆鑽石在星空這個大舞台上展現風彩,時而像霓紅燈,釋放出無限光彩,是擋不住的鋒芒畢露。時而像黑寶石,黯淡中帶點微光,是等待著伯樂的千里馬。時而像螢火蟲,躲在角落為黑夜提供一絲光芒,是無私的奉獻。今天,你終於可以與愛人一同享受星光的沐浴。你說到這是你從未想過的事時,我的心興奮得快從口跳出來,要不是我想在你面前保留一點矜持,早就撲上去狂吻你了。可是,在凛冬下對著巨蟹座誓下要在一個看到銀河的地方「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承諾你有兌現嗎?

那夜你輕摟著我的腰指著繁星天際教我辨認星座;你用觀星筆在天空中畫出射手座的腰帶和匕首,勾畫出金牛座的角。你知道嗎?笨笨的我直至那天才分出大熊座和小熊座,更才說我是你的太陽,而你則是被我照耀著的星星,我們兩人缺一不可。

傻傻的我指問你如果太陽消失了那該怎麼辦?你說過每人在世上都是一枝小蠟燭,如果有一天太陽要消失了,燭光可取替,依舊把我們的世界照亮。接著,你蒙著我的眼帶我走到那人跡罕至的小沙灘,送我那由多枝小蠋燭在地上組成的「LOVE」,告訴我你會如蠟光一樣漸漸把我那幽暗的內心世界照亮。

我說我只是一粒人微言輕的七等星,永遠只能遭受別人的冷眼看待,你卻輕撫我的頭,說一等星或七等星靠的不是自身的大小,而是我們與它的距離。正如與我疏遠的人永遠都不會欣賞我的優點,而一直都在我身邊的你卻可以發現數之不盡的長處。你說我永遠都是你一等星,光茫強得你都看不到其他的星星。我,是你惟一的星空。

那夜我主動撫摸你那結實的胸膛,狂吻你的蜜唇,輕掃你那光滑闊大的背脊。那翻雲覆雨的一夜是我畢生最難忘的經歷,激情,成了當晚的主軸。你的甜言蜜語把我弄得神魂顛倒,為了你我甘願付出一切。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在一起在國家公園出口截下順風車,一起坐在貨車後的甲板細說心中情的一幕。那天我對你打開心扉,把最柔弱的一面展現給你,為的只是希望你能保護我。你那粗壯的手臂抱我入懷時我曾以為我們會就此長相廝守,成為一對不理會世人目光的黐纏情侶,豈料你終究還是離我而去。

半年前我辭職了,開始一場單獨的旅行。我傻傻地循著以前我們的足印把充滿我們回憶的地方都去一遍。「景物依舊,人事全非」這話是有根據的,壯麗的雲森瀑布、如意如畫的鴛鴦湖、熙來攘往的淡水老街、還有那滿天星斗的塔塔加夜景我都曾故地重遊,嘗試抓緊你身影的尾巴。任景色再美,山河再壯觀,沒有你那可依靠的肩膀,一切都只是普通山水。那動人時光回不來了,只是有時我會猜想在同一片星空下,你有否曾想起我?

(ps:在地球上不同緯度上看到的星位均是不同,而南北半球看到的更是截然不同,因此不大可能出現兩地的人看到同一片星空。)

記得你說過要為著自己是自己而驕傲,這些年來你就如我的避風港,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敢穿起那些衣服,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敢大發嬌嗔,只有與你獨處時我才敢化那誇張的妝,只有你在的時候我才敢承認自己的愛。

我說過要把天上的星星都串起來弄成一條項鍊送你,又曾承諾要在眾人面前把皎潔的明月摘下來鑲在戒指上對你求婚。奈何懦弱的我一直不敢公開戀情,怯懦令這一段情終究沒法順利發展。對著家人時我總欲言又止,把這段轟烈的愛情埋藏在眾人看不到的角落之中。心中總是想著下次我一定會鼓起勇氣把我們的關係公開,面對自己,面對眾人。可惜這一天永遠也不會來了。

我還未踏前一步你就走了,丟下寂莫空虛的我獨自面對世人的白眼。本以為我的生活會回復淡然日子,可是被硬生生地掩蓋在內心深處的記憶時常偷偷喚醒我。因著掛念你,我再次翻開那貼滿你我倩影的相簿,再次回想我們由同學變成朋友,再由朋友變成情人的奇幻之旅。當中的曲折離奇,除了上天的眷顧我實在找不到其他解釋。為此我常責怪自己不敢踏前步便放棄。不知道當時身在戰場你的心情如何,但當看到相中春風滿面的我倆時,不禁會心微笑。或許你忘記了在拍攝前我情緒失控,因著家中龐大的壓力而崩潰。是你為我拭去眼淚,是你告訴我縱然生活困難,笑容要依然燦爛。

記得你說過別人的目光和偏見就如偶爾遮蓋星星的烏雲;再籠密的黑雲也終究會散開的,而我們惟一要做的事就是堅持自己的信念,繼續努力發光發亮,直至烏雲散開。

不管如何,我的兵單也終於來了,我也要上戰場了,終於可以到前線城市追逐你最後的身影。本來憑著貴族子弟的身份應可幸免於從軍,但我並沒有拒絕兵單,因為「國難當前,匹夫有責」!深信弱質纖纖如我在水深火熱的前線亦會有所作為。我認同你的理想,更願追隨你的步伐,更把那一把留了多年的長髮剪掉以示決心。

上星期開始你換了另一種方式存在於這世界。也許,從今天開始我要換另一個角色去愛你。說不定我能就此到黃泉與你團聚呢!

今天是你入土為安的日子,這封你永不能收到的信就長伴你左右吧。你曾經說過靈魂伴侶不必一世,只要曾一同受過時間的洗禮而成長就可以了。你我今生沒能長相廝守,只求能在黃泉下一同經歷更多的事。

也許你對我沒有信守承諾而生氣。也許你受夠了別人的側目。也許你認為沒有了星星,太陽仍可發亮。也許……你累了。你心中的意思我再也沒辦法知道了,但我願深信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我做。其實,沒有了惟一的一顆一等星,太陽的存在又有價值嗎?今晚,對著這漫天繁星,我只能說一句:

「對不起,我沒能把星空送你。」

(全文完)

By us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